高考满分作文《生活在树上》引争议作文不能以“看不懂”为荣

光速体育-jrs直播极速体育-jrs直播nba(无插件)直播  > jrs直播极速体育 >  高考满分作文《生活在树上》引争议作文不能以“看不懂”为荣
0 Comments

近几年来,从来没有哪一篇高考满分作文引起这么大的争议!浙高考满分作文《生活在树上》一经面世,毁誉参半,专家说如何如何好,可很多网友不买账,吐槽点主要集中在“看不懂”三个字上面。麦田老师一直以来专注于作文研究,这篇作文也反复阅读了,觉得打满分过分了,但是也不至于打39分,如果我是阅卷老师,给48分。

为什么给48分,因为该考生阅读量大、理解力透彻、文字表达有个性,如果没有这些支撑,是得不到48分的。但事实打脸了!阅卷组经过慎重考虑给了满分。我当然为该考生高兴,但是也有隐忧,尤其是为2021届参加高考的学生深深地担忧。因为《生活在树上》获得满分,是一个不好的信号,是一个不好的开始。如果一篇作文让人看不懂,怎么去更好地了解作者的观点?“看得懂”是起码的前提和基础,其实这不仅关乎到作文的基本要求,同时也关乎文风和学风。我们不提倡学生在作文里“故作高深”为难读者,我主张“深入浅出”的写作方法,而这篇作文却是“深入深出”,记住这是高考作文,不是新概念作文。

一篇作文最起码应该让人能够看懂,这也是高考作文的基本要求之一。如果一篇作文让人看不懂,那这篇作文存在的意义在哪里呢?《生活在树上》文字晦涩难懂,矢、直、振等词汇不查字典估计都不知道什么意思,通篇讲了什么主题,很多人也不明白。

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大家都很熟悉,就是写那个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的那个,他写诗力求通俗易懂,相传他经常把新作的诗念给文盲老婆婆听,要是老婆婆听不懂,那他就修改,直到老婆婆听得懂为止。《生活在树上》这篇作文看文字都费劲,不要说听了,更加听不懂。

叶圣陶是大教育家,专门研究语文教育教学的,他要求自己的孩子每天“写一点”,至于写什么不限制。子女写好后就朗读给叶圣陶听,往往结果只有两个:“我懂了”“我不懂”。如果将这篇作文读给叶圣陶听,估计他也是听不懂的。

听不懂、看不懂,那作文的意义和价值在哪里呢?这个问题值得深思。会不会对2021届学生带来不利影响,既然这篇让人难懂的作文得满分,那我也写。如果有这样的示范作用,那就坏菜了。

强烈不建议大家写让人看不懂的作文。人类为什么有作文?面对面可以交流信息,不在一起如何交流信息?就书面交流,留个字条写个书啥的,所以都是出于交流,不能以“让人看不懂为荣”,那样不利于交流信息。记得有一年一个学生用甲骨文写高考作文,看懂都很困难,没意义的。

引经据典能够看出一个学生的知识面和阅读量,也能够佐证作者的观点。但是凡事都有一个度,过了就不好了。浙江省这篇高考满分作文《生活在树上》在这方面也确实过于“满”了,一篇高考作文就800字多点,容量能有多大?这篇作文里出现的人物很多:海德格尔、卡尔维诺、麦金太尔、尼采、陈年喜、切斯瓦夫米沃什、维特根斯坦等,他们或是作家,或是哲学家。

这些人物和他们的名言或者哲学观点出现在高考作文里,引起阅卷老师和专家的兴趣,小小年纪就懂得这么多,了不起,打动了他们,于是就自然有了满分。但是一分为二地分析,这篇作文里出现的人物是否过多过密了,广度是有了,但深度怎么挖掘?也仅是人物观点的简单罗列而已。

为了让人感觉自己知识渊博,拼了命地掉书袋子,这种行为早就成了酸腐秀才的标配。我们知道写作文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知识有多么渊博,而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,是为作文服务的,不是为作文之外的东西服务的。有的考生为了证明自己读的书多,反反复复在作文里引用,殊不知引用得过了度,走向了反面,让作文失分。还有的学生杜撰一些典故,看上去很美,其实都是在编,这是危险动作,搞得不好就全军覆没。不主张大家在高考作文里无节制地去掉书袋子。

大文豪苏东坡曾经在宋朝公中编造“典故”,就是在作文里公开造假。他在写作文时,瞎编了一段上古人物“皋陶”“尧”关于刑法的事迹,居然得到阅卷考官梅尧臣和当时文坛巨擘欧阳修的肯定和赞赏。当年苏东坡在388名考生中名列第二。

可不是谁都有苏东坡那样的好运气,我们可不能在高考作文里杜撰典故,同时我们引用人物典故或者名人名言时一定要主要能够说明问题,不能过多了过滥了。任何事情得讲究个恰到好处才行。

浙江这篇满分作文现状成了热搜,这个可比当红明显上热搜影响大得多。明显的新闻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,而高考满分作文不只是谈资,是实打实模仿的对象。很多高三学生甚至高二高一学生都争先恐后地“拜读”高考中出现的满分作文,把这些作文当作顶礼膜拜的对象,当作范文,成为模仿的对象。

问题来了,这篇作文值得如此海量地宣传吗?可以负责任地讲,宣传这篇作文,弊端远远大于有利的一面,尤其是明年参加高考的学生,他们可能从这篇作文里学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。比如艰涩难懂的语言,偏僻晦涩的用词,这些都是不值得学习的,如果能有一个大家都知道的词语来表达,为什么要选择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的词语呢?好好的人话不说,非要研究茴香豆的四种写法,这是干嘛呢?有的人非要把又臭又硬的茅坑里的石头当作圣物来供奉,不知道是什么心理!

如果以《生活在树上》来引导全国的中学生或者小学生来写作文,会把作文带到沟里去了,会把作文引入歧途。写作文,第一就是让人能懂,如果不能让人懂,那为什么要写作文!这是我们从小到大所接受的作文道理,为什么到了浙江作文阅卷老师那里就变了呢?

满分作文从来就是标杆,也是风向标,浙江高考2020年出了《生活在树上》,在网络上流传甚广,不能是普通网友,还是专家作家,很多人都在发声。尤其专家的话对广大学子很有暗示作用,无非就是在暗示:这是满分作文,这是大家学习的榜样,三个字“好”“好”“好”。也许主观上不是这样想的,但是宣传的客观效果就是这样的。有了这样的导向,明年如果出现大量让人看不懂的高考作文,阅卷老师是打39分呢,还是打满分?

我看这个风险太大,因为不是每一篇作文都会花这么多时间去考量的,要知道阅卷老师给一篇作文打分是用不了多长时间的,不可能这么字斟句酌地“推敲”。再说了,《生活在树上》的风格是作者自己的,学不来,也没有必要去学,不值得。依我看,《生活在树上》不是个性,而是任性。他人的风格未必适合自己,还是得按部就班地按照语文老师的教法来学习写高考作文,跟着别人上树,倒不如走自己的路。

大家对于今年浙江满分作文《生活在树上》有什么看法?如果你是阅卷老师,你判多少分?留下你的分数吧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