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考满分作文素材:《朗读者》生命献给在迷雾中砥砺前进的人!

光速体育-jrs直播极速体育-jrs直播nba(无插件)直播  > jrs直播极速体育 >  高考满分作文素材:《朗读者》生命献给在迷雾中砥砺前进的人!
0 Comments

生命就像一簇小小的火焰,在与不同的意志、境遇碰撞后,会迸发出炙热的力量。那股力量是曾孝濂的提笔半生,是王石的永远年少,是胡歌的破后而立,是黄泓翔的以命止杀,是阿乙的以命搏文。人生如寄,却有着无限可能!

生命是多么深邃的话题,它包含着人世间一切最极致的体验,生命可以是能够被毁灭,但不能够被打败那般顽强,也可以是“亦余心之所善兮,虽九死其犹未悔”那般博大。

生命的意义是如此厚重,无论我们怎样全力以赴都不为过,因为我们生而为人,生而为众生。

杰克伦敦曾经说过一句话“愿我的生命如同那最绚烂的流星,愿它的每一颗都绽放着动人的光辉”,我想这也是对生命的一种诠释吧,生命本来就应该充满着光和热。

生命,是曾孝濂的热爱自然始终如一,是王石的不断探索勇攀高峰,是胡歌的直面困境重新出发,是黄泓翔的心怀大爱舍生忘死,是阿乙的笔尖莲花手心蔷薇,追求生命的质量!

他是仙剑奇侠传里的李逍遥,他是辛亥革命里的林觉民,他是如梦之梦的五号病人,他是伪装者里的明台,他也是麒麟才子江左梅郎。在这一切的背后,是光、是火、是信仰、是追索,是对生命的无限敬畏,他就是朗读者胡歌。

他敢于撕掉标签,想要自由,想要挣脱束缚。就如同《如梦之梦》中五号病人的华丽转身,胡歌也一直在寻找一个答案,寻找生命的意义与价值。在经历了人生的至暗时刻之后,他直面困境,与生命重新邀约!

胡歌朗读的是莎士比亚的《哈姆雷特》,献给在迷雾中砥砺前进的朋友们。“生存还是毁灭,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。”这是百年前哈姆雷特思考的问题,也是一个困扰了胡歌很久的问题。曾经站在命运的分叉口,他一直觉得,自己能够留下来,是有一些事情要去做,有一些特殊的使命去完成,去思索、追寻生命。

他是毕业于复旦大学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高材生;他放弃世界最顶尖咨询公司工作机会、创立中南屋ChinaHouse,致力促进中非交流;他是以身涉险、卧底调查象牙走私案的“中国英雄”,他就是朗读者黄泓翔。

没有买卖,就没有杀害。黄泓翔说,“人的生命可能达到三种层次,而最高的层次就是你做的事情你觉得有意义,这是赚再多的钱也没有办法体会到的乐趣。”而他做这些事情是没有奖励的,他最大的奖励就是不死,他用一次次舍生忘死的实际行动,改变着许多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对中国人的印象。著名动物学专家珍·古道尔也称赞他为最勇敢的中国英雄。

黄泓翔和84岁的著名动物学专家珍·古道尔隔空朗读蕾切尔·卡森的《寂静的春天》,献给已经消失的生命永远的朋友——萨陶。生命世界本该是丰富多彩的,任何生命都值得被尊重、被热爱,毕竟,生命本身就是一个美好的事情,不是吗?

他32岁开始创业,一手创造万科企业,他66岁时登顶珠峰,近距离感受“无限风光在险峰”,他玩赛艇、游学哈佛和剑桥,追求健康自由的肆意人生,他还说:“熬过人生最黑暗时刻的经历,会成为你的财富。”他就是朗读者王石 。

生命本身是没有什么意义的,我们有了追求、有了比较、有了竞争,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就赋予生命意义。用二十年打造商界领军企业,作为世界上年纪最大的登珠峰运动员,以耳顺之年游学欧美名校,就如同热血少年般,朗读者王石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探求生命的壮阔!

王石朗读的是塞涅卡的《论天意》,献给北京大学山鹰社遇难的五位学子的英灵,“不经历风吹雨打,没有哪棵树能根深蒂固。”生命也是如此,天将降大任于斯人,享受生活,享受生命!

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生活在我们周围的有各种各样的植物,它们的生命美化着我们多姿多彩的生活。但是你能想象到有这样一个人,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,四十年著一志,和同仁们一起,为华夏大地上的植物树碑立传,编纂出世界上最大型、种类最丰富的《中国植物志》。他就是中国植物画第一人,朗读者曾孝濂。

“我们人不是大自然的主宰,也不是清高的旁观者,我们就是自然的一部分。“雪山之花带给曾孝濂的,是来自灵魂的震动。那张力四射的花,让他得到爱和美的启迪。植物之美让他耗费半生用画笔为它们造册,生命之爱让他心胸开阔自得其乐。如董卿#所说:”作为人类,我们的生命还有一种力量,审美,那是心灵的精神的创造活动。”

曾老先生朗读的是贾平凹的《落叶》,献给老所长蔡希陶。“有时我也感到它,切切细语,但那不是人听的,要用心灵去感受。”曾孝濂先生的言辞和举手投足间似是带着植物的繁花与空灵,他会惊叹花叶的繁盛,也会赞美爱和美丽。他的气质那样轻那样淡,却总能透出一股蓬勃的生命力来。

他借飘泊者、流浪者的口吻,力证尊严的不可冒犯。他以近乎粗野暴烈的笔力,书写精神流离飘荡的景象,也嘲讽那种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慌张与不义。他介于疯狂和传奇之间,他是近年来最优秀的中文小说家之一,他以几乎“圣徒式”的写作方式创造一部又一部的优秀作品,他的文字被翻译成了英语、法语、意大利语等七种语言十个版本,以命博文好似他的宿命。他就是朗读者阿乙。

写作本身,就是一场对抗。有人用它,与现实、孤独、虚无对抗,而阿乙以它为矛,与死神对抗。咳血、住院、化疗折磨着阿乙,不是没有尝试过放弃,可指尖一触摸到键盘就生出一种滚烫感,让他难以抑制那份热爱。 “生命一开始是属于死神的,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它夺回来。”

“它们不能变成语言,它们的领地只有两处,心与坟墓。”阿乙朗读的是史铁生的《我与地坛》,献给那些在写作道路上引领、支持和帮助他的人。写作于阿乙来说,也是无法言说的、好似刻在骨血里的执着和热爱,这份热爱照耀着他,如同斗士,用生命的力量一直战斗下去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